回上層
現在位置 >> 首頁>> 社區果樹系列


2000-2016 莉莉水果店版權所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社區的水果樹系列
忠義路稅捐處的老芒果樹

圖/文 莉莉水果店•李文雄                            

  在人、事、物之鄉土意識日漸淡薄的今日,許許多多老樹都面臨被遺忘的命運,有些老樹被擠壓在狹小的空間,甚至失去尊嚴。由於「府城大街」的輪值主編張玉璜兄電話的邀稿「社區果樹」,再次地喚回我那深藏心中童年的記憶,其實每棵資深的樹種,都有隱含著一個優美、浪漫,甚至蒼涼的故事。
  就在忠義路稅捐處辦公大樓北側車棚邊,有一棵約要二人環抱的巨大芒果樹〈土檨種〉,被擠在建築物的牆角,此棵樹在四、五十年前,就成為我心目中的大樹。
台南稅捐處此棟大樓,於民國76年元月2日竣工後正式營運,記得小時候未興建之前,此棵芒果樹是舊市政府〈今建興國中〉後面側門面臨進學街〈今忠義路〉,也是稅捐處老建築正門面向北的一棟二層樓房,在入口的中央是屬高大的地標樹,靠南邊也有好幾棵芒果樹及龍眼樹陪伴著,樹下有好幾間的竹籬笆宿舍,圍籬外有一棟設備較好的的日式房屋,是當時的國民黨中區黨部服務中心,北側庭院有鵝卵石做成台灣島型的水池,並養有金魚景觀優美宜人,靠東邊緊鄰操場有座日據建造的大游泳池,以及舊市政府的大禮堂,禮堂往南窗口望去有棵大榕樹,記得民國58年底我服役前是在此大禮堂抽籤的,在一、二百役男中我是第一位被叫上台抽籤,竟然抽到海軍陸戰隊,突然外面的榕樹下有人放起鞭炮來,記憶猶新。
我小學就讀進學國小,而家住府前路南門市場內〈今正建起12層大廈〉,因天天徒步上下學,都要穿梭在這一帶的巷道,由於附近為行政中心公家機構,又學校頗集中,因此日本宿舍特別多,家家戶戶都有黃土的庭院,並種有許多的果樹,一路上最常看到的有芒果樹、龍眼、蓮霧、蘋婆(鳳眼果)、釋迦、土芭樂、紅石榴、楊桃、羅望子〈酸果〉及椰子......等,幾乎春夏秋冬都可看到果樹開花,有如鄉庭間的果園。在行走時運氣好的話,可撿到剛掉落的水果。


 

   尤其每當夏季常在颱風天大雨來襲後,一些孱弱在枝上的芒果早已狼藉地掉滿一地,我們一群玩伴第一件事就是從家中提著水桶,大家開始地盤式地挑選較好沒破皮的芒果,沒多久一桶滿滿幾乎提不動。回到家就將黃熟果與未熟果分開,童年時的吃法喜歡將黃熟的芒果以雙手搓揉成軟綿綿的果實,然後在芒果尾端尖處咬一小洞,開始吸入又甜又香純的鮮芒果汁。
  但母親常將果肉切成片,沾醬油當菜吃,別有風味又下飯;未熟果拿來削皮去子,縱剖成一片片的青芒果,以鹽水洗淨加上粗糖裝在玻璃瓶或鍋子,僅要兩三天即可食用,酸酸甜甜的青脆果肉有人稱它為「情人果」,如果加上刨冰來吃更有情調,是令人懷念的冰品。遭受風災後樹上尚存的果實,它們再度抬頭迎向溫煦的陽光笑容初綻,一如患難的兄弟相互慰勉......。
  如今日式懷舊的木屋所剩無幾,自家庭院的黃土逐漸地被水泥所取代,各條巷道,一間間高樓林立,碩存的老樹已飽經大自然淘汰及人間滄桑,而小時候常見熱鬧的鳥群叫聲已不如昔日,甚至面臨絕種。此棵芒果樹很幸運地經老建築物擴建為現代化的辦公大樓,還忠誠地堅守著稅捐處。其中有個小插曲,最近筆者路經該處,洽遇傅處長並請益他,有關這棵芒果樹,據他聽說當時興建時原本應遭砍除的,因工人已鋸下部份樹幹後不久,工地就發生事故,因而被留下的,喜愛文化、自然環境的處長至今也感欣慰。每天有多少人出出入入處理繁雜的稅務問題,有時在室外此棵不起眼的老芒果樹下,借個陰、偷個涼、抽根煙,也有人自言自語地沉思。這棵彌足珍貴的綠色資產,是我們每個人最驕傲的心靈景觀,它傳承伴隨著一個都市的發展及民族歷史歲月的更替。
  圖中的芒果樹由於日照時間長短、風向影響到植物行光合作用,促使開花結果成長之生理現象,正逢早期花已結實纍纍,但不如正期花結果的又大又好吃;但未熟果在過年前後是做成「情人果」最佳聖品,而正期花2、3月盛開,但要等上四個月後,它將展現出色、香、味最令人回味無窮的台灣在欉黃的「土檨」。
  老欉的芒果樹就如母親一樣的特質,無論你需要幼果、熟果或是鋸下當木料只要還有利用的價值,它老人家都歡喜的任你採用。每當我們路經此處,能仔細花幾分鐘看它的樹皮、樹葉、花朵及果實,你會發現一棵樹如一個社會維繫著許許多多的生命,融入了多少的鄉土情感在此交流著一代又一代。因時代環境的不同,也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更有些因道路或建築規劃者的塗塗改改,樹木而斷送了許多可貴的綠色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