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現在位置 >> 首頁>> 莉莉水果有約月刊 >> 府城行道樹之美
            第30期目錄:  認識李 || 看見與分享 || 水果透視 || 府城行道樹之美
府城行道樹之美
鳳凰木與阿勃勒 圖文./李文雄
初夏時盛開的花,紅色若以鳳凰花為代表,那一盞一盞如宮燈的阿勃勒,應是黃花的代表,圖為林森路與成大校園一角的人行道上。
鳳凰木〈Delonxregia〉又名「火樹」,原產南洋群島,台灣於1987年首次引進至今。每年五月起,全株的紅花綠葉熱鬧非常,可持續到十月,此時也該是觀賞性喬木紅色花系的尾聲。鳳凰木廣泛分布台灣各地,尤其在校園內總是要種上幾棵。紅色所代表的原是喜孜孜的,但對學子而言,當鳳凰花紅又是蜩蟬齊鳴時,同窗共載、師生恩情卻充滿離愁感傷,總是令人難以忘懷。
台南昔時在公園、校園或行道樹,處處都可看到整排的鳳凰樹,故又稱台南為「鳳凰城」。民國67年台南市議會第九屆第二次臨時大會決議以其花朵作為「市徽」,而成功大學也以該花為「校花」,每當花季一到,小東路段、林森路段成大校園周邊便蔚為花海。
你可曾看過繫滿黃絲帶的樹是何等的景觀?通常看開滿黃花的樹似乎較為容易,而兩者彷彿有著相似的寓意~~期待親人回來,因此或許當您看到阿勃勒的黃花,會讓您備感親切與溫馨。
阿勃勒〈Cassia Fistula〉,蘇木科落葉大喬木,原產印度,台灣也廣泛栽培為庭園樹或行道樹,而林森路成大附近形道路兩旁最為集中,每年到了六月,黃花盛開,遠遠看來就像擁有貴族優雅氣質的阿勃勒,又大又長的穗狀花序是初夏美麗的焦點,花是金黃色有五個花瓣,其色彩是那麼地晴朗亮麗,甚至在掉落時猶如細雨紛雲,而有「黃金雨」的別稱。
圖中的人行道鋪滿著紅、黃的鮮花地毯,與堅硬的莢果,對應屆的畢業學子而言,也許是深深地充滿無言的祝福與期待吧!

府城台灣第一
府城台灣第一(六)台灣第一架印刷機
  台灣第一部新式印刷機,是在一八八一年引進的。有人或許會問,印刷術是中國人發明的,且台灣從清朝道光年間,府城即有一家著名的「松雲軒」印書店,為何還要外國引進印刷機?這是因為,即使是松雲軒,也只能算是以木刻板的逐張印刷書籍和民俗版畫,離新式印刷機械還有一段距離。
  而新式印刷機的引進,是和基督教的傳教有密切關的。說起這個,也很有意思,因為中國傳統版畫的發展,在隋、唐、五代達到第一個高峰,那正是因為當時的絕大部分都是佛畫,後來才向書籍、民俗年畫發展,而在宋、元、明蔚為大觀。兩者的發揚光大,都和宗教的傳播息息相關。
  一八六五年,英國的馬雅各醫師首途來台傳教,成為基督教疕教會來台的第一位傳教師。他在山區向平埔族傳教,發現平埔族和平地漢人買賣土地所打的契約,居然是用羅馬字所書寫的,而這些乃是二百多年前荷蘭人來台宣揚喀爾文派新教時所教給平埔族人的。
  這讓他想到,如果要順利傳教,就必須學習荷蘭人的作法。因為當時台灣漢人的教育水準有限,識字的只有十分之一,平埔族人就更少了,如果能用羅馬字翻譯聖經,讓人們即使不識漢字,也能憑著羅馬拼音讀出意思,直接從聖經領會教理,即可達到傳教的目的。因為即使人們願意學習漢文,起碼也要好幾年的功夫,但若用馬拼音的白話字,頂多幾個月即可學會,可求速效,且使用自己的語言,才能真正獲得感動,達到靈修的效果。
  因此馬雅各醫師決定推行所謂的「白話字」,其後巴克禮牧師更成為白話字運動最重要的推手。台灣南部教會更在一八八0年決定全面推行羅馬拼音的白話字,這對後來台灣長老教會的發展,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要推行羅馬拼音的白話字,透過印刷機是最方便不過的了。
  一八七一年十一月,馬雅各醫師獲得回到英國休假的機會,但他卻因病無法再來台灣。雖然如此,他關注台灣傳教事業的心意卻並未稍減,所以他在一八八0年五月四日,奉獻了一台小型印刷機給台灣的教會。
  這台印刷機可以用來印製羅馬拼音的白話字,除了印刷機,還有鉛字、檢字盤、字盤架、拼板、油墨、切紙機和釘書機等。一八八一年一月,這套印刷機及其配附件,一共裝成十一箱,經由安平港運到府城。可是,當時台灣卻無技工能夠操作這部新式印刷機,只好將它擺在亭仔腳禮拜堂(在今青年路,為太平境教會前身)的後面。
  巴克禮牧師為了讓這部印刷機發揮功能,還曾經利用休假返英的機會,學習印刷技術。一八八一年九月十日,他在台灣東部完成傳教工作後,即由淡水搭船,經汕頭、香港,在義大利的拿坡里登岸,再循羅馬、巴黎,回到他位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的老家。
  格拉斯哥的艾柯(Aird&Coghill)印刷廠印刷公司負責人,見巴克禮牧師如此好學,大為感動,還特別遴選專人指導他學習檢字與排版技術。一八八四年一月,巴克禮回到府城,見那部印刷機仍然蒙塵閒置,便將那十一箱機件運到新樓北角的一個房間,動手拼湊裝配,在那年的五月二十四日開始展開印刷,也展開了台灣新式印刷業的新頁。巴克禮將印刷所命名為「聚珍堂」,這也就是一般人所稱的「新樓書房」。巴克禮當時還訓練了一位檢字工蘇沙。此人是大樹腳人,只花了三天三夜就把羅馬字弄通了,巴克禮見他倒也聰明伶俐,便派他到廣東就在聚珍堂工作。巴克禮然在一八八四年---五月即行開印,但同年八月中法戰爭爆發,使他發行教會報紙的計畫,延到第二年才實現。這份在一八八五年七月十二日發行的台灣第一份「小眾」傳播媒體,因為它發行的對象,並非一般的社會大眾,而是當時尚屬少數的教會信徒。詳細情形,我們會在下個月談到。
  話說這架鋼鐵製造的印刷機,和十五世紀德國人谷騰堡所製造的第一代印刷機,都屬凸版印刷,看起來,似乎沒有太多的差別,差異只在後者是用木材製造。它們都以兩根柱子撐起機器,上下各有一道橫樑,下方的橫樑支撐著活動的印刷平台,活字版放在台上;而上方的橫樑則懸吊著壓印盤。壓印簠係以一根槓桿操作,壓印盤就向下壓印,槓桿再向右移動時,壓印盤抬起,揭開紙張就算完成。印刷機上方的略帶弧形的橫桿上,有「ALBION PRESS」(歐比恩印刷機)字樣,是印刷機的廠牌。這ALBION,乃是大不列顛島嶼最早的稱呼,亞里斯多德在二千三百年前就用過這個字;語言學者認為,羅馬人和希臘人可能是從高盧人那裡學到這個字,因為它在高盧語中指的是「高山土地」或「白色土地」;而在塞爾特語中,alp與alb是白色或高的意思,有人認為,這可能是指英國海岸那
著名的白堊土質的多佛斷崖(Dover Cliffs)。
  橫稍下方兩邊,分列Miller & Richard以及London &Edinburgh,前著當是公司的名稱,而後者則代表在倫敦和丁堡的公司地點。最重要的是,中央還有製造的年份:1872。儘管它是台灣第一架新式印刷機,但在歐洲與美國,當時已有人把蒸汽機用在印刷術上面,甚至連滾筒印刷機和輪轉印刷機都已經問世。不過,由於台灣的長老會眾人數有限,所以這架印刷機亦已夠用。目前這部印刷機早已功成身退,原放在台南神學院的教會公報社,十多年前轉移至長榮中學的教會陳列館。
撰文--詹伯望

台灣俗語
※書是隨身寶。
Su-si sui-sin po
常相左右的寶貝。
  用來勵青年學子認真求學。語見《注解昔日賢文》注本載有典故:「唐代宗時,逢端午百官咨獻服玩,上謂李泌日『先生何獨無獻?』泌日:『書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將身遊四海,到處不求人。臣身中履恉陛下所賜,所獻特一身耳。』上日:『朕所求正在此!』」
書:學問也,這裡指的不是「書籍」或「圖書」
談到「書」,台灣人馬上聯想到的,大概是「k書」吧!不然就是「借書」。至於買書嗎?買,當然是會買:課本啦,題解啦,考試祕笈啦,聯考漏題啦,高普考題庫啦,大家都不惜血本盡量搜購。這是升學和吃頭路的必要工具啊!
  專業和考試參考書以外,文學、人文、宗教、修養、趣味的,各類「通識」和「教養」好書多得很,不讀她,不是很可惜嗎?也許,這方面的書,國人買的並不熱烈。君不見,我國讀大學的比率是人民的2.97%,世界排位第三,但用在買書的錢,卻是全球第十六---讀大學的比率:美國第一(4%),澳洲第二(3.1%);(→《中央日報》1994(12.16):7)買書的排位:挪威第一(一人每年137元美金),德國第二(122元)和比利時(117元);亞洲第一名是新加坡(89元),日本其次(84元)。(→《自由時報》1998(4.20):8)。
  我國高等教育人口多,買書者少,其理由不難了解:豈不是太集中於購買「升學祕笈」、「高普考洩題」、「教科書」一類的書本嗎?
※ 桃李,滿天下。
Tho li, boan thian-ha.
春風化雨久矣。
  用來稱讚老師,說他/她做育英才,栽培出來的傑出門生遍滿世界各地。語見,《資治通鑑.唐紀》:「或謂仁杰曰:『天下桃李,悉在公門矣。』仁杰曰:『薦賢為國,非為私人也。』
  那麼,為甚麼把學生喻做「桃仔,李仔」呢?那是把老師當做「種植果樹的人」,開花結果,當然是老師勞苦的果實了。不過,有時種下去的幼苗之中會有荊棘,這就不是老師的本意了。《韓詩外傳》這麼說:「夫春樹桃李,夏得陰其下,秋得食其實;春樹蒺黎,夏不可採其葉,秋得其刺。」
  至於把「桃李」當做傑出門人的,卻是出於劉禹賜,有詩吟道:「一日聲名普遍天下,滿城桃李屬春官。」(《奇王侍郎放榜詩》)

藝術天地
傳奇之美
文化藝術的傳播與推動,可美化心靈,促進社會教化,更是轉動著人類的生命力
運河教堂景觀
  此作完成年代約為1800年,畫中的威尼斯與今日的威尼斯在外觀上並沒有太大的改變,祇是今日穿梭於運河的Gondolar「貢多拉」是專為觀光客服務,而非當時的居民生活上必需的交通工具。畫中人物的穿著也是非常的〝洛可可〞,此種穿著在今日大概也見不到了吧!
  此作是一件非常成功的臨摹作佳,我們依稀在畫中可以感受到當時威尼斯燦爛的陽光與清新的空氣,還有一望無垠的海天一線,令人惋惜的是,今日的威尼斯,海水的污染的問題日趨嚴重,尤其建築物每年下沈數公分,或許終有一日威尼斯將會走入歷史,人們只能在畫中緬懷它往昔風光的面貌吧!
愛神與賽姬
  相傳賽姬擁有絕世的美色,使得維納斯大為忌妒,遂令兒子邱比特用他那無可抗拒的箭使賽姬愛上最醜惡的怪物,沒想到連邱比特也被賽姬的美迷惑而跌入愛情的漩渦之中。
  這個故事最常被描繪的情節就是賽姬偷窺熟睡的邱比特,此件雕塑呈現邱比特輕盈地浮在空中,溫柔的吻著賽姬,邱比特與賽姬雙人形成X形的姿勢,上揚的動態,傳達出傳說中纏綿愛情的浪漫。

蔡漁文字畫賞析 
視水見形
《史記.殷本記》予有言:人視水見形,視民知治不。這段話是湯征伐葛仲時說的,表明了他從民情來檢驗政治得失的觀點。白話解:「我曾經說過,人察看水可以看見自己的形貌,察看民情可以了解自己對國家治理的好壞。
  古時候沒有鏡子,大部份以水、以銅為鏡,筆者感受到現代人物慾的生活泯滅了人性中最美的「真」,視水見形這幅畫反射海峽兩岸能風平浪靜,團結在一起「共存共榮」,讓魚能自由悠游,兩岸人民「富足安樂」 代表很和煦的陽光普照大地,吉卦也,海浪淭起的水花如陰陽太極,代表「否極泰來」走過人生的驚濤駭浪,21世紀是東方人的世紀,我們需要冷靜,平安即是福。
  台灣少買一架飛機就可以省下十幾億,這些錢足以充實教育與文化,讓藝術家充當免費的外交官,進行文化交流,促進世界的和平。
  Ps.朋友曾開玩笑說:「我們向美國買飛機的錢,若向大陸採買,如此一來錢中國人自己賺,中共就不會打台灣了。」



2000-2019 莉莉水果店版權所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