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層
現在位置 >> 首頁 >> 厝邊頭尾兮故事 >> 光復後的台南神社
孔廟與大榕樹 海東書院
台南運河話古今 吳園的起造者吳尚新與台南神社
光復後的台南神社 台南萬壽宮的前生今世
台南神社外苑的故事(上) 台南神社外苑的故事(下)
檨仔林篇 清代石龜的腳蹤

厝邊頭尾兮故事(六)
  ∼光復後的台南神社

文•圖/李文雄(莉莉水果文化館)

  西元1895年,台灣正式成為日本政府的殖民地,台灣雖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同為日本政府的殖民地,但是日本卻積極進行台灣日本化,希望減少與日本本土的差異,而興建神社為重要的手段之一,藉由各地的神社,日本人可以達到教化台灣人,使台灣人「皇民化」。

  這股東洋勢力在這塊土地上整整蔓延了五十年,直至西元1945年。五

 

圖:日治時期的台南神社每月15日及30日或慶典,都會安排學生代表到神社 祭拜行禮,圖為約攝於1943年的南二女(今台南女中)學生行鞠躬禮情形。(翻攝自南二女畢業紀念冊)

十年的日本文化,的的確確在台灣以及居住在這塊土地的人們產生極大影響。當下一個統治者-國民政府來台之後,眼見此景,在民族情節的催化之下,展開大規模的去日本化運動。當年日本視為皇民化的重要工具-神社,成為國民政府首要的「整治」對象,國民政府為「消除日本國家神道信仰痕跡」,原台灣各地的神社,遂一一改為祭祀英雄(當時以祭祀抗日先烈為主)的忠烈祠。

  初期,許多忠烈祠仍保留神社大部分原貌。1972年日本與中華民國政府斷交,行政院內政部頒布「清除台灣日據時代表現日本帝國主義優越感之殖民統治紀念遺蹟要點」,一時之間,台灣各級政府機關更大力剷除日治時期殘留的建築、象徵符號,磨去日本天皇年號,相關徽誌,改為民國年號、國徽等。由神社改建的忠烈祠,部分仍依稀可見殘存遺蹟,如狛犬、石燈籠、鳥居、手水舍、社務所等,不一而足,由台南神社改建的台南忠烈祠也不例外。


 

 

 

 

圖:日治時期位於今忠義路上的台南神社,其神社建築中用來做為入口、具有劃分俗界與聖域象徵且有強烈精神意義及場域隔離功能的鳥居,已改為公十一停車場入口處。(翻攝自南二女畢業紀念冊)

 

 

 

 

 

 


圖:日治時期的鳥居在光復後改為忠烈祠大門,破除了日本國家神道表徵,漆寫於貫木上的「浩氣千秋」四字,宣示著忠烈祠的忠義與為國殉難精神,兩種在形式上雖略有差異,但所具有的象徵功能卻是相仿




 

 

 

 


圖:尪仔標、彈珠、傸樹奶(台語發音,彈橡皮圈之意)。


  古代稱為檨仔林(台語發音,芒果林之意)一帶,在清代建有海東書院,日治時期是台南神社,光復初期是忠烈祠,這個空間百餘年來歷經多次更迭。

  台南神社改建為忠烈祠之後,原本的神社內苑在民國41年有救國團進駐,而神社外苑於民國35年成立台南市立中學,經過幾年的光景,民國42年改為忠義國小。台南神社的許多建築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變動之中,慢慢地消逝;做為神社入口意象的鳥居,也在意識形態作用下,形狀變成了今日所見的忠烈祠大門,僅存的大理石也被漆上了「浩氣千秋」四個大字;而庭院內精緻且具日式風味的石燈籠庭園造景已不見蹤影,徒留老樹繼續見證著時空的轉變。

  當時在永福路與友愛街一帶曾有一個熱鬧的集市,民國45年為進行友愛街拓寬工程,而將附近的攤販集中到忠烈祠附近西北角一帶(近友愛街)的友愛臨時市場。筆者就讀初中時(約民國51年左右),中午吃飯時間也會到那裡的市場吃所謂的「外省麵」,即陽春麵,一碗麵料多又大碗,價格便宜,即使已過數十年,依然記得當時吃麵的滋味。

  目前府前路上有一家「老黃陽春麵」,店面不大,但每到用餐時刻,客人可不少,老闆娘煮麵功夫了得,一邊熟練地煮著麵條,一邊記住每一位客人所點的麵,一點都不馬虎。筆者也常到這家麵店吃麵,吃的是最普通的「乾麵」。這碗乾麵的滋味,即使已經過了四十年的時間,依舊不變,每每坐在店裡品嚐麵條的好滋味,總讓筆者想起初中求學時期,在友愛臨時市場吃麵的時光。

   「老黃陽春麵」的老闆,黃濤溢先生,是當時國民政府軍的退伍憲兵,於十八歲入伍,三十一歲退伍,退伍時(民國50年)僅領到九百元的退休金。他一個人隻身在台灣,為了謀生,便來到當時的友愛臨時市場,找了一家李姓麵攤當起學徒。一開始當學徒只能在一旁負責洗碗,磨練一段時日,學了一些功夫之後,自己也攢了些錢,便花了一千七百元買下一個賣麵用的推車,後來在今永福路與友愛街交叉路口的西南一角,開始自營麵攤,麵攤幾經搬遷,最後座落在今府前路上。

   筆者一直是老黃陽春麵的忠實顧客,初中求學時期常去那裡吃麵。筆者退伍之後,在友愛街南台青果批發市場上班,早上四點多就要去拍賣水果,市場告一段落常常已經九點半以後,便和幾位同事一起前往老黃陽春麵吃麵。筆者如今也已有一把年紀,仍然三不五時到店裡吃麵,憑著數十年和老闆與老闆娘的交情,每到店裡吃麵,老闆娘早已知道筆者要吃哪一種麵。


圖:老黃的麵是40多年的老口味。

 

 
圖:黃老闆夫婦在麵攤作業情形。  
 
圖:黃濤溢先生於民國54年時承購麵攤的契約書。  


  一碗麵 一段回憶 一份數十年的情誼。

  這位黃老闆娶了一位台灣太太,也就是現在「老黃陽春麵」負責煮麵的老闆娘。老闆與老闆娘兩人相差三十一歲,當時時興外省官兵迎娶台灣姑娘,黃老闆辛苦經營小麵攤,省吃儉用奮鬥了好些年,才有錢娶太太。如今的老闆娘回憶這一段往事,笑著說當初黃老闆到她家提親,看著照片感覺不出對方有大自己這麼多歲數,倒是對於相片中的人,越看越對眼。婚後,夫婦兩人一起經營麵攤,育有五子,努力經營數十年,從一個小麵攤做到在府前路上租下一個店面經營,目前老闆娘的大女兒也在台南市平通路499號開設分店。黃老闆目前八十餘歲,已不負責店內的生意,主要由老闆娘負責煮麵與經營。筆者一邊吃著麵,一邊回憶往事的總總,也讓自己想起那段拆遷友愛臨時市場的往事。

  是的,友愛臨時市場在筆者初中那段時間是非常熱鬧的,然而,市場縱然熱鬧有趣,但也只是暫時棲身於當時忠烈祠的一角,終究還是有遷移的一天。
 

  為承辦第二十五屆台灣省運會,當時的台南市長林錫山下令興建大型體育館,時為民國58年。市政府規劃,遷建當時的忠烈祠、民眾服務社和救國團,使圍繞著府前路、忠義路、友愛街和永福路的七千多坪土地,可以興建「文化體育中心」,文化體育中心包含三棟主要建築:文化大樓、中山堂,與體育館。除了將當時的忠烈祠遷移至健康路體育公園東北角,重建「國民革命忠烈祠」(即台南忠烈祠現址),同時興建距離神社不遠處的新友愛市場以容納原有的友愛臨時市場,在新市場尚未建好之前,原本在友愛街附近的攤販則被集中至永福路巷子內的「檨仔林廟」附近繼續經營。

  待新的市場建造完畢,市政府要求檨仔林廟附近的攤販前來抽籤決定位置,原本市政府規劃新市場一共近七十個攤位,但後來發現攤位不足,再緊急增設。這些攤販抽籤決定好自己往後的攤位之後,還需向市政府繳納權利金與攤位租金,攤位租金以當時的物價來衡量算是相當昂貴,但為了有一地容身,這些攤販也想盡辦法籌到錢,在新的友愛市場,開始新的買賣

 圖:文化體育中心當初的設計初稿,登於「台南市政」第18期(民國58年6月出版)之封底。

  圖:民國59年完工後的體育館。

生活。新的友愛市場開張至今已過35年的光景。筆者為了得知當時友愛市場整個的搬遷過程,特地前往今友愛市場,訪問幾位已在該地經營許久的老闆們。

  如今的友愛市場,有些攤位無人租用,來往的人潮不比以往來得熱絡。筆者認識幾位友愛市場的老闆,問起他們是否還記得過去在神社附近的臨時市場,這些老闆的眼神紛紛亮了起來,說話的語調也多了些氣力,他們總是說:「還是在那裡(以前台南神社附近的臨時市場)比較好,生意好太多了,跟現在不能比,那裡不知道為甚麼總是會吸引很多人啊。不像現在啊……」如果有機會,讀者也可前往友愛市場找找這些有趣的老闆,他們會告訴你們更多關於這個市場的老故事,當然也別忘了在這個市場品嚐這裡的好味道吧,不管是碗粿、肉粽、八寶冰、零食、自助餐、水果,還有各樣新鮮食材及生活雜貨,友愛市場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市政府當時規劃興建的文化體育中心,除了這些市場的攤販受到影響之外,尚有其他的故事可與讀者分享。

 

   當時文化體育中心的預定地,正是當時的忠烈祠所在地,所以必須將忠烈祠搬遷。遷移的過程,也將許多原本屬於台南神社的建築一併遷往新的忠烈祠處所。屬於台南神社的建築和庭園造景早已所剩不多,其中一對青銅馬尚被保存下來,實屬可貴。然,仔細觀察現存台南忠烈祠的這對青銅馬的腳和尾巴,皆有被再「處理」過的痕跡。

   筆者在此分享一則故事,此故事由忠義國小一位已退休的林清德老師所提供。林老師約五十年前在廈門師範學院就讀,當時一位留學義大利的聲樂家,名為李英,教導林清德老師音樂。後來因為整個大環境變遷,林清德老師來到台灣,任教於忠義國小,而李英老師那時則已居住在香港。

   約民國55年,林清德老師邀請李英老師來台灣遊玩。同行的除有李英老師與林清德老師之外,尚有當時擔任台南女中校長的景生然女士以及林清德老師當時在廈門求學的同學:傅修金、邱泗芳以及韋景周等人。林清德老師等人帶領李英老師參觀府城,一行人來到當時的忠烈祠(即日治時期的台南神社),李英老師見到一對青銅馬,當時已遭到破壞,前一隻腳及尾巴被鋸斷,見到此景極為感慨,便向大家說了一個故事。

   李英老師說:有次前往德國參觀一位雕刻家的作品發表會,該雕刻家擅於雕刻馬匹,不料那次作品發表會結束後,竟有傳言指出這位雕刻家的其中一件雕刻馬匹奔跑的作品,其尾巴的姿態雕刻錯誤,與真正馬匹奔跑的樣子不符。這位德國雕刻家聽到傳言,在仔細觀察自己的作品後,發現傳言是真的,竟因為過度自責而自殺。李英老師認為此青銅馬雕刻實為公共藝術品,未受到保護,甚感惋惜。

   相較於德國雕刻家重視藝術品的用心,原有台南神社的青銅製馬匹未能受到政府的妥善保存,馬匹修復工作也未竟全功;此外,馬匹原本為青銅材質,卻接上鐵製的腳和尾巴,只在表面漆上青銅色而已,內部早已生鏽不堪!遷移忠烈祠至今健康路一帶的過程,為了搬移青銅馬,其中一隻馬匹被「分屍處理」,拆成好幾塊以方便搬運,待搬移到定點後,再用螺絲將各部分一一拼湊完整,但如今用來固定的螺絲也已生鏽。筆者雖非藝術工作者,卻衷心希望每一樣藝術作品都能夠得到應有的尊重和保存,因為即使這些文物屬於日治時期的建築,依然有其深厚的歷史意涵。

  原本計畫興建的文化體育中心,因經費不足,最後僅完成體育館的部份。民國58年動工,於民國59年

 
 圖:今健康路的國民革命忠烈祠

 
 圖:今健康路的國民革命忠烈祠


 圖:這隻攝於民國43年的馬,顯得容光煥發,但馬的尾巴已被鋸斷;圖中為雙美照相館之創館人陳淵源。圖片提供/雙美照相館


 圖:遷移後修補接縫處粗糙,明顯可見螺絲生鏽。

竣工。完工後的體育館,除了作為許多活動的舉辦場所,竟也意外成為當時黨外人士的重要集會地方(當時的黨外人士一般是指反對當時國民黨的人物)。每當到了選舉,尤其傍晚以後,體育館的周邊道路,還需進行交通管制。民國80年七月,台南市長施治明下令將體育館拆毀,並在原址興建公11地下停車場及地上藝術公園。


圖:公十一公共藝術公園中央園景。

   記得此一工程一再變更追加預算,進行了好幾年才告完成。結果此藝術公園以及停車場的使用率遠遠不如過去的台南神社與體育館,藝術公園西北角的榕樹下目前已成為老人喝茶下棋閒聊的地方。

   遙想這百餘年來時空的更迭,明鄭時期的孔廟,清代的海東書院,日治時期的台南神社,光復初期的忠烈祠與臨時市場,民國六零年代之後的體育館,到民國八零年代的藝術公園,這裡,不曾失去人群,反倒是人們一直選擇在這個空間活動著,讓這裡蘊藏著豐富的人文歷史。
 

  筆者,一個在地人,看著這段歷史,不禁 由衷生起一個夢想:將目前藝術公園打造成為外地觀光客造訪府城的第一站,藝術公園的中心可打造小型府城的古地圖,等於縮小版的台南古城模型,該模型延伸到安平古堡至億載金城,讓遊客對於府城歷史時空有大略的了解,觀光客從藝術公園離開之後,便可前往歷史古蹟參觀遊覽。

  因為藝術公園成為所有來府城觀光的首站,故原本的公11停車場也應該擴建以停放大型遊覽車,公11停車場的二樓平台可作為旅遊資訊中心;目前的實踐堂可規劃為府城伴手禮與紀念品的購買處;老人活動中心與舊市黨部則規劃為中西式兼有的四星級以上餐廳及露天雅座,讓來府城觀光的遊客不只有人文心靈的成長,更有賓至如歸的感受。


  激發筆者這些想法來自於過去前往法國羅浮宮以及歐洲其他歷史古蹟參觀後所得的靈感。台南府城四百年來,從原住民、荷蘭、,明鄭、日治到光復後,所留許多的遺跡充滿著豐富的人文歷史,然而熟知的人卻不多,尤其老一輩的在地人慢慢地消逝,更令筆者憂心。筆者期盼有更多的在地人能夠一起來了解以及發掘府城的歷史。政府積極推廣文化觀光產業,也讓筆者興起此一夢想,期待相關人士能善加規劃,打造一座嶄新卻蘊藏豐富歷史人文涵養的台南王城,也讓台南王城進入世界遺跡城市之列。

參考文獻:「莉莉水果月刊」第三期「台南市政」第18期(民國58年6月出版)


圖:清嘉慶十二年(1807)府城城池圖,城內老街大致均形成。(翻攝自「府城今昔」)



2000-2016 莉莉水果店版權所有、請尊重智慧財產權